男人一生最痴迷的三种女人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本站整理

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反观之也是如此,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因此,只要是坏女人,男人是没有不爱的,有的坏女人甚至让男人一生都疯狂的迷恋。

 

  当然,所谓坏女人,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坏人。坏女人是与好女人相比较而言的,如果说好女人是传统的女人的话,那么,坏女人则是敢于打破传统的女人。坏女人总是外表绚烂,内心坚强,能让男人神魂颠倒;坏女人总是手段巧妙,让男人心甘情愿拜倒在石榴裙下;坏女人总是多才多艺,让男人常常不由得感到自愧不如。下面所说的当今最流行的三种坏女人无不让古往今来的男人足足痴迷一生。

 

  第一种坏女人:敢爱敢恨,让男人心醉神迷,难以自拔

  说起敢爱敢恨的坏女人,潘金莲无疑就是这样一个家喻户晓的女人,潘金莲的成名当然是缘于《水浒传》和《金瓶梅》的描写。也正是由于这两部小说的推荐,几百年来,她一直被订在历史耻辱柱上,成为妖冶、放荡、狠毒坏女人的典型。然而,她却令许多男人心醉神迷,有的男人同情她“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曲折坎坷的遭遇,有的男人艳羡她如花似玉的美貌和风姿绰约的身材,有的男人更为推重她追求自由反抗旧伦理的勇气。西门庆明知她有一个打虎英雄武松的小叔子而敢冒风险、不顾一切地追求她,无疑是同情她、艳羡她、推重她却不敢出手追求她的男人们的榜样。当然也正是西门庆如此的苦苦追求,才使他脱颖而出,成为了潘金莲真正的男人,而潘金莲也因此做了一回真正的女人。

 

  其实,这就是潘金莲。经施耐庵初刻划、兰陵笑笑生极度演绎而活在戏剧舞台文学作品市井百姓茶余饭后的坏女人样板。虽然她第一次出现在文学著作中是《水浒传》。但真正着重描写这一人物形象并把她作为主角来描写的则是被世人目为“淫书”的《金瓶梅》。

 

  俄国文学大师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娜·卡列妮娜也是一个典型的坏女人。说她“坏”,是因为她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和孩子的母亲再去爱上一个小伙子渥伦斯基,成了背叛家庭大逆不道的女人。然而从女人的角度来看,她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因为她的丈夫并没有把她当作一个真正的女人来爱,所以在形同死灰的爱情中,她是这个婚姻中的一个虚设的符号。

 

  安娜之所以令渥伦斯基神魂颠倒,就在于她敢爱敢恨,为了体现女人的爱的价值,她不顾一切,冲破当时种种宗法礼教的禁锢和樊篱,在渥伦斯基面前不断散发诱惑并真诚执着地将这种诱惑兑现成无畏的爱。从人性角度讲,尽管安娜背叛家庭,但她本质地体现了女人的美:妩媚而不失真挚,渴望而不乏优雅。虽然她给你带来许多烦恼,却更多的给你不掺杂质的爱与不回头的奉献。

 

  在时代将步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现实生活中仍不乏安娜这样的女人。她们一旦找到爱的感觉,就不顾一切地渴望与追求,以她们的气质与身心去俘虏男人,从男人那里寻找女人的价值。这样的女人有爱骨,有力度,也有刺激,这种柔中有骨的女人会让男人消魂,哪怕只是过程,男人也愿意奉陪,因为正是这种女人的 “坏”,让男人读懂了什么叫真正的女人。

 

  同时这样的女人一般不会轻易动情,她们往往靠第六感觉来感悟爱,她们在跟大多数男人打交道并且面对男人的种种诱惑进攻时,会依据本能拒绝不是爱的爱。然而一旦碰到了她认为是爱的爱,平素埋藏、积蓄心底的爱就如地下岩浆似地不可遏止地喷发出来,哪个男人能抵挡得住这种由柔情激情痴情汇成的爱流呢?因为正是这种难得珍贵的女人的“坏”,让男人真正做了一回男人。

 

  第二种坏女人:手段巧妙,令男人愿打愿挨,难舍难分

  纵观古往今来,所谓的坏女人大都拥有十分巧妙的手段对待爱情,因此往往将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而男人们却愿打愿挨,毫无怨言,对女人更是难舍难分。说起来唐朝的杨玉环就是这样的女人。

 

  杨玉环天生丽质,加上优越的教育环境,使她具备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性格婉顺,精通音律,擅歌舞,并善弹琵琶。因此成为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之一。她先嫁给唐玄宗李隆基的儿子寿王李瑁,成为寿王妃;后又改嫁其公公唐玄宗,可谓是不折不扣的坏女人。唐代著名诗人李商隐有一首《骊山有感·咏杨妃》诗:“骊岫飞泉泛暖香,九龙呵护玉莲房,平明每幸长生殿,不从金舆惟寿王。”唐玄宗不顾天理人伦,横刀夺子所爱,那就只能感叹杨玉环的美色太有诱惑力了。

 

  杨玉环深得唐玄宗的宠爱,被封为贵妃,“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但杨玉环恃宠而骄,经常惹唐玄宗不高兴,便被谴归娘家。可是,杨玉环出宫后,唐玄宗饮食不进,高力土只得又把她召回来。公元750年,杨玉环没有经过唐玄宗的同意,就擅自拿起二十五郎邠的紫玉笛,独吹自娱。事发后,唐玄宗以忤旨将她送出宫外。杨玉环出宫后,剪下一绺青丝,托中使张韬光带给唐玄宗,致使唐玄宗思念心切,又令高力士把她召回。唐代另一位著名诗人张祜《分王小管》诗云:“金舆还幸无人见,偷把分王小管吹。”就是吟咏此事的。杨玉环深知唐玄宗身旁没有她,便会寝食不安。因此,杨玉环就经常耍点小伎俩,欲擒故纵,让唐玄宗爱不释手,难以自持。

 

  曾经轰动一时的电视连续剧《过把瘾》中的女主角杜梅,就是这样一个在爱情上喜欢耍心计玩伎俩的女人。她邀心爱的男友去舞厅跳舞,当男友征询她同意后被前女友邀进舞池跳舞时,她的爱意一下转变成醋意,于是便小施心计邀一位陌生男人跳舞,并故意显得很亲热的样子,想以此刺激报复自己的男友,不料男友未被刺激,她自己倒先受刺激临阵一气之下走人,吓得男友好一阵寻找。

 

  作为坏女人的杜梅,此举有几层用意:一是真吃醋也真动气了,因为她爱得深切,容不得男友有一丝心驰旁骛;二是想考考男友在她不辞而别之后会不会心急火燎地来追寻她,假若来追她,证明男友在乎她的爱,也许她离开舞厅时也知道这是一次小小的冒险,不过她还是要试的;三是她还想试试男友对她的耐心有多大,即使我生气了,即使我把门关上不让你进屋靠近我,你有多少耐心隔着门来“劝”我,“花”我呢?

 

  一般稍微聪敏一点的男人,大抵能识破或洞穿女人的这种可爱的“小伎俩”的。说她可爱,是因为女人在你面前卖弄千种风情、耍尽百样伎俩都是为了一个目的:看看你是不是真爱她?深入到这一目的,问题就清楚了:她深爱着你。正是源于这点,这种颇富心计的“坏”女人才会乐此不疲地通过无数的生活细节,无数的话语、神态、姿势等等来惹你无时不刻地关注她,以此达到彼此交流至深的目的。这个过程本身,往往就是男人落入女人怀抱的滑梯,也是女人吸引男人的磁场,更是“坏”女人之所以动人的杠杆。因为,这种女人懂得如何调动男人的“追求欲”。

 

  第三种坏女人:弱不禁风,令男人心生怜爱,魂牵梦绕

  有句流传已久的话叫“女人的名字叫弱者”。自社会形成后,男人多是以强者的姿态出现在女人面前的。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种“坏”女人,把自己“弱者”的形象推到极至,你男人不是强者么,我就是只楚楚可怜的小鸟,以此手法来博取强者男人的抚慰与呵护。

 

  《红楼梦》里的林妹妹就是这种弱不禁风女人的典型范例。林妹妹进了贾府之后,心底暗恋宝哥哥,但又总在这位宝哥哥面前自贱,甚至自残,引得宝哥哥将心思一天到晚老挂在她的潇湘馆。尤其是她专讲些作践自己的十分刻薄的话,无形中她柔弱伤感的同时滋生出一种“冷”美来,使得贾宝玉欲爱不能,欲离不舍。这样林黛玉也就达到了爱的目的,至少贾宝玉一直关注着她,牵系着她,甚而恋慕着她。

 

  在当今人们生活周围,经常也可碰到林妹妹式的女人。她们遇到“帅哥”或心仪的男人,会说:“你的眼睛里会有我这种人啊。或曰:“像我这样不起眼的女孩谁会请我喝咖啡、泡酒吧?”如此等等,尽量把自己说得可怜兮兮,从而装扮成一个柔之又柔、弱之又弱、哀之又哀的女人,以期激发男人天生的好奇心、同情心与充当“护花使者”的虚荣心,这种激将法的诱导往往极易使男人“上钩”。

 

  如果开始你出于好奇心请了她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然后你听她柔情似水地倾述哀怨一番,便又在同情心的驱使下帮助她赶走孤寂。等到她不孤寂了,你也差不多成了她忠实的“护花使者”了。

 

  为什么这种“坏”女人也动人呢?因为她以“守”为攻,以柔克刚,符合女人“守”的本性。她们把“柔”的情意和“弱”的形态全抛掷在你面前,你是男人你就得有绅士风度,见“弱”不“扶”,见“柔”不“软”,还叫男人吗?而她们这种以守为“攻”的方式又是极其曲折隐晦的,比如她在你面前很孤单,却又与你保持相对距离;她在你面前很爱怜,却又往往推却你的急功近利的热情;这些就给男人制造了想象空间,她们的动人之处也就藏在这个空间里。

 

  其实好女人也好、坏女人也罢,都不过是外人的评论标准罢了,对于现代女人而言,只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的特质是什么,然后全力以赴、酣畅淋漓展现,就可以足让男人为之痴迷一生的了。

分享到:
女人窝女性网--中国女性最喜欢的网站之一。
本站信息只提供学习之用,不得用于商业行为。
Power by Copyright 2008-2018